您好,欢迎光临!
Hi,现在是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生意技巧 » 正文

想创业---先算清创业成本

发布日期:2015-12-06 浏览次数:1152
核心提示:联搜直通车 全国诚招代理400 838 5665


在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热潮中,我要给想创业的朋友泼点冷水,希望在要不要创业这件事上多一点理性思考,少一点盲目冲动。

在一些人眼里,创业就是在做白日梦的过程中,想出一个isder,然后画一个商业模式的大饼,整出来一个超级商业计划书,让那些脑残的VC来投傻钱,经过ABCDE三五圈融资的之后,敲锣上市,创始人、VC、骨干员工皆大欢喜。分赃之后,把公司卖了买个游艇啥的,从此过上高枕无忧的富豪生活。

而一个在投资圈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的VC说,“创业可以说是成功率最低的行业。全世界每年有上千万家创业企业诞生,而一直能坚持下去直到上市的,约等于走在路上被雷劈中的概率。”

据统计,在美国新创公司存活10 年的比例为4%。第一年以后有40%破产,5 年以内80%破产,活下来的20%在第二个5 年中又有80%破产。就是说,100家新创企业到年底还剩60家,5年后还剩20家,10年后还剩4家。理想很丰满,但现实很残酷!中国的创业成功率没有准确的统计,但也大抵如此。

对于创业者来说,要算清你创业的机会成本,就是如果你不创业你可能会得到什么,但是一旦你创业了,这些得到的可能会失去,这就是机会成本。最关紧的是,创业是九死一生的游戏,创业成功是小概率事件,而失败则是大概率事件。

一旦你开始创业,你得到的不一定会得到,而且十有八九会得不到,但失去的一定会失去,而且十有八九会失去。因此,你要考虑创业之后你将失去什么?这些损失你能不能承受?这些成本不仅仅是是你的金钱投入,还包括那些看不见的东西,比如时间、精力、家庭甚至健康。后面的这些恐怕比金钱更重要。

一、超负荷工作成本

腾讯科技《企鹅智酷》2014年创业调查时,设计了一个十分核心的问题:对于创业,你最担心什么?其中“担心钱不够”的比例高达34.6%,排名第一,而“担心缺乏好的创业点子”则排名第二位。担心没有好的团队伙伴和担心家庭压力,也是潜在创业者们最大的顾虑之一。

另外,仅有3.6%的网友将“创业太累了,担心吃不消”作为自己担心的原因之一。可以看出,绝大部分的潜在创业者对于创业需要付出的、超乎常人想象的艰辛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。

贝贝网联合创始人柯尊尧说,我现在经常有一种状态,吃饭吃到一半就被一个电话、一个微信带到另外一个事情上。去年我结婚一周年,请了一周假去欧洲,想放松一下。但是结果状态是一下飞机就打开手机收邮件,一到酒店就打开电脑收邮件。这种感觉是情不自禁的。

有的人认为,我当老板就能自己掌握自己的时间,其实不然。作为创业者,你的时间确实很有弹性,因为你得一直待命,而且必须随叫随到,就算你不想一整天都在工作,但什么时候会出现工作,什么时候会有事情,你根本无法掌控。

你的时间也确实有你自己掌握,很灵活,你可以灵活地把生命中所有时间和精力放在你创业项目上。一个真正的创业者是 24 小时都在工作,就连做梦也在接待客户,谈融资,谈合作。再加上你必须是所有员工的榜样,必须以身作则,所以,创业其实不只是安排手下人干活,或去参加会议、发表演讲那么简单。

在很多人眼里,创业好像是一件比较浪漫的事,是一件非常酷、非常帅的的事情,创业的过程就是从一个绝妙创意到另一个绝妙创意,从一个沙龙到另一个沙龙,从一场约会到另一场约会,从一个咖啡馆到另一个咖啡馆,创业者总是能在狂欢中突然找到灵感,然后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将其变成全世界都喜爱的产品,进而大功告成,名利双收。

然而,在实际创业活动中,特别是初期创业者,根本没有如此的光彩照人。成为一名创业者有着不为人知的丑陋、孤独、无奈甚至绝望的一面。基本上,你每天都是坐在电脑桌前,或者冥思苦想,或者起草文案,或者回复邮件,或者紧盯着销售数据或流量发呆,或者解决烦人的技术问题等。

2014年11月底,阿里巴巴在杭州召开离职校友会(即阿里离职员工的聚会)。马云在这次特别的会议上发言时表示:“当董事局主席比CEO的压力还大。我有个理想,希望不做董事局主席、不在公司内部上班,我不希望60岁了还在开董事会。因为这会给中国很多企业树坏的榜样。创业的目的是给家人、自己、朋友良好的生活,如果60岁了我可以钓鱼、晒太阳、听音乐、去酒吧,这样大家才会喜欢创业。”

在大家的眼里,马云是绝风光,到处鲜花掌声,到处高接远送,又是与明星派对,又是受总统拜访,但钓鱼、晒太阳、听音乐、去酒吧好像成了马云的奢望。

创业者的电话就是值班电话,一天中的任何时候、任何地点,你都有可能接到电话,而且你还必须马上接电话,尤其是三更半夜的电话,更让你毛骨悚然,心脏突突直跳,因为一般情况下,这时候的来电十有八九往往不是什么好事儿。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,接完电话之后,你躺倒床上再也无法入睡,好消息会让你亢奋,坏消息会让你焦虑,于是,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。

也许你不用每天工作24小时,但是你根本无法掌控自己在一天中的什么时段开始工作。有可能是朝九晚五,也有可能是凌晨4点到下午6点。特别是公司出现一些异常的问题,创始人必须马上解决问题。无论是周末还是你正在休假,你都必须马上回到公司。这种工作方式也会让你产生巨大的压力,陷入莫名的恐慌当中。

你是整个公司的太阳,你是舵手,你是核心,你是船长,这一点你必须牢记在心。如果你是打工的,你的状态可以时好时坏,心情不爽、状态不佳的时候,或者心力交瘁的时候,哪怕是就是不想上班,你可以编个理由请几天假。但是如果你是创业者,你不能这样,因为这样做的后果很严重,你懂的!整个团队都会盯着你的一举一动,如果你先松懈了,你的团队也将丧失斗志,所有人都不再努力。所以,你只有一条路:死逼硬撑,打肿脸充胖子,直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

二、时间消耗成本

创业的压力不仅来自于超负荷的工作,更来自于你感觉自己被套牢了,你的船已经上了这条不归路,你不能先下船。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打工者,觉得自己不开心,感到自己压力大,或是公司看不到前景,这时候你可以选择随时辞职离开,就算是有期权,不要就是了。

而作为创始人,离开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,因为离开意味着前功尽弃。你必须肩扛炸药包坚持到英雄就义的那最后时刻,等到所有的人都撤退完毕,在债主们的围追堵截中,在同事们不屑的目光中,你才能黯然退场。而且,你不得不顶着失败者的光环开始人生的另一段旅程,当然,你还可以选择再创业,重新出发,别人叫你“连续创业者”,也算是给足了你面子。

所以,想创业的兄弟姐妹们,你必须知道,创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。你要走上创业这条路,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。一旦开始创业,撤退倒计时就已经开始了,在三年的时候,就有一批原来志同道合的同事扛不住,接下来就是五年、七年的门槛,每一个门槛其实对你来讲都是非常难熬的。

你想打造一个百年老店,问题是你的伙伴愿不愿陪你玩儿,如果不赚钱,哪怕是一年,最多熬不过三年,很多人就得跑路。这也是人之常情,因为你是主创者,你可以有自己的雄心壮志,但别人也要养家糊口。所以,作为创业者,你是最后的船长,你是永远没办法离开这个船的人。别人可以拍拍屁股说我走了股票我不要了,你不可以。

创业会超乎想象地占据你的生活,占用你的时间,耗费你的精力,如果你创业成功了,那么它会长期占据你的生活,少说十年,多则二十年,也许是一辈子,所以创业的时间消耗成本就摆在这里。可能你觉得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他们的生活非常令人羡慕,但是绝对也有完全不令人羡慕的部分,每天他们的商业帝国都会有各种事情发生,而这些事只有他们自己才能解决,而作为最高领袖,很多时候必须挺身而出。

如果去休假,哪怕只有一周,一大堆事就会积压起来,你必须忍受这一切,并且在外人看来毫无怨言。因为首先,作为一个公司的领头人物,不能表现出害怕或者软弱。而且,你是作为一个老板,还抱怨生活艰辛,别人会认为你矫情。

因此,无论公司发展的是好还是坏,你都必须专注于它。而且更可怕的是,通常一个糟糕的初创企业也能不死不活地熬上几年的时间,也就是说这几年你的大好年华会被白白浪费。就算这几年你自己在财务上没有什么损失,也会伤害到你的伙伴和员工。

从这个意义上说,如果几年之后还是失败关门,倒不如一年半载的时候就关掉算了,早死早托生。问题是你不甘心就这样失败,不认输,你觉得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,你越陷越深,期待太阳会从西边升起,而这是个妄想。

三、身体健康成本

达斯汀·莫斯科维茨(Dustin Moskovitz),生于1984年,是马克·扎克伯格在哈佛的室友,也是Facebook的第三名员工。莫斯科维茨是Facebook第一位首席技术官,随后成为工程副总裁。2008年,他离开Facebook,创办了一家开发在线协作和信息分享的软件公司Asana。2013年以净资产为38亿美元成为最年轻的亿万富豪。

莫斯科维茨说,刚开始在Facebook工作的时候,我没时间锻炼,健康状况下降,各方面的焦虑无处不在,差不多每六个月,我的身体就要崩溃一次,那时我才二十一二岁,这真是太疯狂了。所以,如果你要开一家公司,你要知道你将面临的问题。应该说莫斯科维茨就算天天崩溃也算值了,总算熬出了头,但是无数人的崩溃换来只是继续崩溃而已。

人生的终极追求无外乎是财富自由、时间自由和心灵自由。这三个自由应该说紧靠打工是很难实现的,就算北大、清华毕业很容易拿到很好的职位,但是离财富自由还是有些差距。而且,就算是当高管解决了财富自由,但是解决不了第二个时间自由,上下班还是要打卡,出远门还要请假,度假要根据公司的业务情况而定,第三个心灵自由更是可望不可及的。

而创业者如果创业成功的话是可以实现这三种自由的,一旦上了轨道,财富自由可以解决,时间自由也可以,心灵自由也有了,但是随之而来的也会有腰肩盘突出的自由,心脏受不了猝死的自由,精神受不了分裂的自由,压力受不了抑郁的自由。这就是创业可能付出的代价。

实际上真正给创业者带来伤害的,不是压力,而是压力之下产生的负面情绪。如果不能有效地排解,这种负面情绪对身体产生的伤害是远远超乎你想象的。酷6创始人李善友的经历很能说明问题。他说:

在我创业头两年,大概经历了八次生死关卡,有一次印象特别深刻。2007年7月份,我带团队去内蒙古草原做拓展,回来之后突然接到CTO的辞职邮件。当时网站的系统都不稳定,他就要带着几个技术人员出走。当时压力大到我的身体立刻出现了很大的反应:喘不上气来,像一块大石头压在胸口;然后就不会笑了,连假笑都不会了。

2007年的那次危机发生后,我先恢复的是笑的功能。因为特别喜欢看东北二人转,当天晚上我就飞回老家长春去看。第二天一早飞回北京,情绪高昂地开员工大会。对我而言这是一种有效的纾压方式。

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你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创业的折磨与蹂躏是一个重大的问题,创业者不可不察,不可掉以轻心。

四、家庭幸福成本

对于有了家庭的人创业,你就不是单单在拿自己冒险,而是拿你的家庭去冒险。父母、配偶、孩子,创业付出的不是你一个人,也许到创业失败的时候,你才明白他们的付出。

如何平衡创业与家庭,可能是多数创业者都会头疼的问题。很多创业者在回顾创业历程时也都会提到,为了创业,家庭做出了很大甚至是巨大的牺牲。创业者需要思考的是:这些牺牲值得吗?而因为创业导致妻子成为“创业寡妇”,甚至最终家庭破裂的例子也不少。

下面是一位美国著名创业CEO令人唏嘘的文章片段:

我想告诉大家一条难过的新闻:在和我妻子的婚姻走过了十年之后,我们离婚了。跟许多其他离婚的夫妻一样,我们从没想过会走到这一步。

我们做出这个决定,一个主要的因素是我作为企业家和创业公司CEO的角色。当我在路上时我和妻子很遥远,当我在家时工作又让我很分心。有时候我觉得我更像是和工作结婚了,我对工作花的心思比我花在家里的心思要多多了。如果我能避免让我太太感到她就像是个“创业寡妇”,或许我们不会走到这一步……

我太太Beth是一个出色的“创业太太”,在我创业压力很大的时候给予了我许多精神上的帮助……但裂痕已然出现。在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,我开始强烈感到自己被家庭和事业“撕裂”。Beth已经开始问我,为什么我不肯多花时间去陪陪孩子?我很自私地回答说:“我已经有孩子了。”对,那就是我的公司。多么糟糕的回答!

我们第二个孩子2008年出生了,我和我太太的裂痕也日益加深。现在我要应付风投合伙人、董事会和我的整个管理团队。我比以往更专注于我的公司。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几乎不可能。我太太说她希望我能更多地照料家里,我建议说雇佣一名保姆。

她说她不想这样,她希望我能更多的照料孩子们,见证孩子们的成长。但是我更希望自己在纽约,在旧金山,在伦敦……我希望自己能做成生意、开辟新的领域、结交更多人脉……虽然我还和Beth、两个孩子住在一起,但我们过的是两种生活。虽然我们也咨询过一些医生,但我们的情况已经越来越明晰了:我想要打造公司,而我太太想建立家庭……

这位创业CEO的确令人同情,但又确实很无奈,有时候鱼与熊掌可以兼得,但对于创业者来说这种兼得却很难很难。也有的人会觉得,创业会让自己的时间更弹性,丢掉了朝九晚五的死板与无奈,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分配时间,比如,公司里的事交代一下下属就行了,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孩子在一起,可以陪伴家人以及外出旅行,这样的想法太好笑也太天真了。

因为一旦创业了,以上的事情根本就是天方夜谭。创业后的时间当然随你分配,例如:你可以选择每天工作24小时,而且丝毫没有想到会有加班费。作为创业者,你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繁重的工作中度过的,没有周末、没有假期,你很想与家人团聚,在一起安安静静地吃个饭,陪陪父母和孩子,但这是一种奢求,也可能你有时间却没有心情。

更有甚者,有的创业狂在做公司之外的事情时,会感到内疚,这就会加剧创业与家庭之间的矛盾。“平衡”是一种艺术,很多人对鸭子心生敬意——脚掌在水底下拼命拨动,水面之上却从容镇定。

但是创业者很难成为那只从容高效的鸭子,你具有创造性,当你有一个好想法,在没有变为现实之前,你会朝思暮想,你会一门心思,你会殚精竭虑,你会聚精会神,这种状态就是你不能做其他任何事情……包括你的家庭。

五、精神折磨成本

创业需要你忍受巨大的精神压力。创业者可能会躲在自己的桌子底下,祈祷身边能有个人分担自己巨大的压力,但还是发现自己孤身一人,孤立无援。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
点击排行